天雷阁

这里都是雷,自嗨用。

【HP/孙世代/亲世代】Harry Potter and the Blessed Child 1

治愈到需要每天看看才能满足。

一棵木从树:

感谢 @尖头叉子和大脚板 给我这个美丽的题目。


这是一个神奇的孙世代加亲世代的故事。


 


Warning:



  • 和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并没有什么关系


  • 我对于被诅咒的孩子并没有什么怨念(假的


  • 别太认真,开心就好

     




  1. 我爹的教父差点打断我的鼻梁





看在梅林的三层保暖平角内裤的份儿上,詹姆·小天狼星·波特发誓,一开始他从哈利的办公室偷了个时间转换器出来,真的只是为了炫耀。


他把它偷偷藏起来,想着等弟弟也分到格兰芬多,就把它郑重地交到弟弟手里,表明从此你完全可以跟我混,老哥虽然只有三年级,但是绝对全霍格沃茨第一牛逼,甚至能搞到所有人都以为已经被炸光了的时间转换器。


但是这计划出了点差错。他觉得分院帽在弟弟的脑袋上坐了几乎一个世纪,等得都要睡着了,然后那愚蠢的,丑陋的,自以为是的帽子咧开嘴,喊出了——斯莱特林。


詹姆·小天狼星·波特本以为自己从名到中间名到姓都是格兰芬多,但是现在,波特家,出了个斯莱特林。


其实如果摸着胸口说实话的话,詹姆对于弟弟的爱绝对可以战胜对斯莱特林的厌烦。他生在和平年代,对于那个惨绿色学院的讨厌与其说是基于合理理由的,不如说是一种本能。然而当分院仪式结束,他见到弟弟的第一面,嘲讽就一下子脱离他的大脑冲口而出。


“终于加入了那个头大如斗但是脑容量只有比比多味豆那么大的学院了?”他欠揍地冲弟弟咧嘴,一边觉得自己大概不应该这么刻薄。


他指望着弟弟愤怒,难过,或者直接跑掉,然后他就会追上去说这只是个玩笑你才三岁吗这都听不出来?


然而阿不思·西弗勒斯·波特似乎突然获得了之前的十一年从未掌握过的嘴炮技能。


“如果现在的格兰芬多都充满了你这样愚蠢而自以为是的自大狂,这学院我不进也罢!”阿不思确实气得红了鼻头,但是他狠狠丢下这句话,就转身跑掉了。


詹姆愣在了原地足足三秒。


他绝不会承认自己其实挺难过,但是他吹着口哨大摇大摆地回了公共休息室,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因为和阿不思的冷战,炫耀时间转换器的计划暂时搁置了。开学已经一周,詹姆的心情一直非常糟糕,而他的糟糕心情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格兰芬多开学一周就丢了不少分数,因为他为了调节心情变本加厉地违反校规。


而此刻他开心地觉得他的坏运气要结束了,因为当他吃过晚饭回到公共休息室,看到了正坐在沙发上看一本厚书的爱德华·莱姆斯·卢平。


“泰迪!!”他惊喜地冲过去一把夺下泰迪手中的书。“你怎么会在这儿!我以为你已经毕业了?”他扔下书伸手勾住泰迪的脖子,哪怕对方比自己高了将进一个头。“我以前真不知道你这么爱我。”


泰迪有点无奈地笑着,试图把詹姆从自己脖子上摘下来,试了两下,然后放弃。“我来霍格沃茨是有公事,然后我觉得正好可以来看看维克托——”


“我不管!!你就是来看我的!!”


扮演了一星期“因为弟弟被分到斯莱特林而气到几乎心碎”的哥哥,詹姆终于见到了一个亲人——罗斯还是个小屁孩,她可不算数——詹姆觉得整个霍格沃茨的天都晴了。他突然想起一直被装在口袋里的时间转换器。阿不思啊阿不思,你是没有这个福气咯。


“为了回报你对我的爱,我要给你看一样东西。”詹姆当机立断,神秘兮兮地冲泰迪咧嘴。“快,不是这里。跟我回寝室。”


 


詹姆·小天狼星·波特可以用自己全世界最炫酷的发型起誓,他真的不知道世界上会有这么一个计时器,随意扒拉一下,就疯狂地转个不停,还能带自己穿越时空。


只不过泰迪看了那时间转换器一眼,就说他曾经在魔法部见过被封存的时间转换器,而这个,看起来好像不大一样。金链子上面还套了几个金色的圆环,和计时器串在一起,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詹姆认为这是对他的侮辱,就好像他偷了个冒牌货一样!于是他伸手一动这计时器,作势要证明给泰迪看这是个真货。


然后那玩意就疯狂旋转起来,他瞬间跌入了时间之海,周围的景色飞速变换。他试图呼喊泰迪的名字,然而并不能发出一点点声音。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当他的双脚重新触到坚实的土地,一瞬间他以为自己又回到了原地。


他好像依然在自己的寝室里,面前是一模一样的四柱床,红色的帷幔被阳光照亮。然而接下来他发现泰迪不见了,房间的地板似乎更新,屋里的陈设也不大对。


下一秒,门开了。


詹姆·小天狼星·波特和小天狼星·布莱克,四目相对。


十三年来的第一次,詹姆觉得自己突然就患了失语症。对面的男孩他从未见过,但是他十分确定自己在照片上见过他更年长一点的样子。那是自己爷爷奶奶结婚时的照片,小天狼星站在他们身边,穿礼服长袍的他看起来甚至比新郎还要英俊,骄傲的样子好像那是他自己的婚礼。


然而此刻可怜的小詹姆并没有时间来回忆照片上自己父亲的教父的笑容或是小时候哈利讲给他有关掠夺者的睡前故事。因为对面的小天狼星已经迈着长腿冲自己走来,一边露出有点幸灾乐祸的笑容。


“哦梅林啊,尖头叉子,别告诉我你的表白又——失败了!”他故意歪了头去端详詹姆——只不过不是他认为的那个詹姆——然后遗憾地摇着头举起了拳头。“这可是你说的,尖头叉子。如果这次再约不到伊万斯,就让我一拳打碎你帅气的鼻梁。有那么一秒我真的以为你今晚不会这么早回来了。”


在小天狼星的拳头距离自己的鼻子只剩大概半英寸的时候,詹姆一瞬间明白了眼前的状况大概是自己的爷爷和他最好的朋友之间某种奇怪的情趣。我装作打你,然后你也一定会在最后一秒躲开之类的。但是此时此刻小詹姆刚刚穿越了好几十年回到过去,还被认成了自己的爷爷,你不能指望他能在比一秒钟还短的时间内躲开自己亲爹的教父的完美的上勾拳。


于是砰地一声,詹姆二世被小天狼星一拳打倒在了詹姆一世的床上,捂着流血的鼻子疼得大叫。


这时候小天狼星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认错人了。


“梅林的平角内裤啊,你不是詹姆。”小天狼星震惊地去掰自己的教子的儿子捂着流血鼻子的手。“你就好像是去年的他,明显短了一截!你把詹姆藏哪儿去了?”


他后退一步打量着小詹姆的脸,饶有兴趣的样子。“或者其实你是三年级的詹姆?”




 -----TBC------




就是看了那个舞台剧一时激动的产物,后面有多少不知道,大家先看着,开心就好!

【王中心】轮回决(林方篇)

——王道长携爱徒拯救情侣大作战。本章林方。

1.
早晨七点钟,天光已亮之时王杰希睁开双眼,侧头瞄了瞄从绿色窗帘里透过的点点碎光,神色平静思索了几秒后起床。穿衣洗漱一套流程做的行云流水连时间都把握的分秒不差,七点十分他准时拉开了卧室的大门。
从卧室向东走七米眼角余光就能扫到高英杰忙碌的身影,专注于摆放早餐的少年听闻脚步声转头一笑,一声招呼为平常一天拉开序幕。
“早上好,老师。”
王杰希平淡应了一声坐到桌边,拿起面前的麻茸包吃了起来。高英杰坐在他的对面,秉持着食不言的规矩安安静静咬着他的糖火烧,不过今日他明显有些心神不宁,不时偷偷抬眼看向王杰希。
王杰希宛若毫无察觉般的解决完了早餐,抽过纸巾擦拭了嘴角之后才开口询问,“怎么了,英杰?”
“一周前的……老师打算什么时候解决?”高英杰问的有些犹豫,眼神无意识就偏转去了客厅的大理石窗台上,那里按照七星阵摆放着几盆植物,在阳光下似有光华流转一般,仿若拥有生命。
“是时候了。”王杰希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未做任何多余停留便又收了回来,“先陪我去买盆花吧。”

“林老师喜欢养花吗?”
林敬言坐在椅子上,手指摩擦着腕上的手表表情有点儿茫然。
作为一名大学讲师,他只有在有课时才会出现在学校里,虽然有办公室但却并不常待,难得出现一次就被人堵住了。原本以为是学生家长来办事,但那个表情冷淡的大小眼男人身后跟着的,怎么看都是个十五六岁的高中生才对。
抱着“也许是跳级的小天才”这样想法的林敬言,在亲切询问了对方是否需要帮助比如教务处怎么走结果得到了“我来找你”的答案后,就陷入了迷茫状态。
虽然确信没有见过对方,但谁知道他是不是从哪里打听到的自己呢?或许是真的有事来找自己帮忙吧。
老好人林敬言请人坐下并泡了杯茶给他后,准备认真倾听一下对方——这个大小眼自我介绍叫王杰希——的烦恼,尽管他不清楚一个无亲无故的文学系讲师能做些什么。
王杰希捧着冒着袅袅热气的绿茶一脸严肃(林敬言觉得他这样特别像大院老干部),高英杰抱着一盆未开的昙花坐在他身后一脸腼腆,眼里却含着几分期待。
林敬言扭头看了看自己办公桌上摆着的绿色植物觉得好像悟到了什么,他带着温和笑意开口,“只是听说花草有利于空气净化才偶尔养养,可惜水平不行养过的都枯死了。这几盆,”他指了指有些萎靡的盆栽略显无奈,“是学生送的,估计也养不久。”
他把王杰希当成推销植物的了。
王杰希倒是深觉赞同的点点头,一个连自己都养不好、天生少魂带着阴气的人怎么能养好植物呢?
“看得出来。林老师平日里身体也不太好吧?”
不太明白王杰希看出来什么的林敬言盯了他一眼,也没有否认,“小时候生了场大病,后来免疫力就下降了三天两头的生病。成年后倒是好了不少。”
虽然也没好到哪里去。
已经把王杰希的身份从“推销植物的”升级为“推销能治病的植物——也许是推销中草药的”的林敬言正琢磨着怎么拒绝对方,就见王杰希示意高英杰把那盆昙花放在了自己手边。
“强身健体,镇宅驱邪,居家必备。”王杰希正经严肃的开口。
“……”


夜风透过未关严实的窗户冷飕飕吹了进来,擦着头发的林敬言打了个寒颤走过去关窗。拉上窗帘后他一转身就看到了那盆昙花,摆在桌角安安静静乖乖巧巧的垂着花蕾。
怎么就听了那个神棍的把它给带回来了呢?
林敬言走过去俯身用手指碰了碰花瓣叹口气,回想起了白天王杰希正儿八经要让自己免费带回这盆花的场景。
实在是……太奇怪了。
无论是花,还是王杰希,甚至是莫名其妙答应了的自己,都隐隐透着些不对劲。
不过好在已经检查过了,花盆里没有窃听器没有毒药没有小广告没有符纸等各种危险物品,既然已经进了家门那就是缘分,好好养着吧——虽然差不多能预料到这花儿早衰的未来。
想的很开的林敬言吹干了头发后就上床睡觉了,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了球。
没办法,他从小就怕冷。

一室的黑暗寂静中,唯有角落的昙花在轻轻摇曳。

【孙翔中心/性转】成长史2

*孙翔单人性转注意

来到轮回的第一个晚上,孙翔失眠了。

虽然她不断给自己暗示“又不是第一次转会了没什么”“有什么好失眠的快睡觉”“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孙翔忧愁的爬起来打开电脑登上QQ,这个点群里安静如鸡,她想了想戳开唐三打的头像。

一叶之秋:唐昊你睡了没?

唐三打:睡了

嘿!孙翔眼睛唰的就亮了,莫名有了一种他乡遇故知的错觉,于是她兴冲冲开始骚扰唐昊。

一叶之秋:我睡不着。

唐三打:……

唐三打:傻逼,要我给你唱摇篮曲吗

一叶之秋:滚

一叶之秋:来pk?

唐三打:不去

唐三打:4413,123

孙翔眼疾手快删掉了对话框里“我去开房间”,插卡进入游戏去找她的同期好友小流氓,经历了三场各有胜负的比赛后,唐昊发了条语音给她,孙翔点开就听到了唐昊带着困意的声音。

“担心什么,我在呼啸挺好的。”

然后唐昊就下线了,连句晚安也没说。

孙翔又把那句语音听了一遍,用她不怎么高的情商确认了那句语带不耐的话是在安慰她后抱着抱枕在床上打了个滚,然后关掉电脑心满意足上床盖被子闭眼睛。

第一次转会,她来到了创立王朝的嘉世,接手了神卡一叶之秋,意气风发的想要证明自己比叶秋强、足以让斗神在自己手中再绽光辉。

直到经历了网游、全明星、挑战赛的重重失败,跌落到迄今为止最低谷的最佳新人才懵懵懂懂的有点明白,“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为时已晚吗?

第二次转会,她来到了正在向三连冠冲击的强队轮回,带着斗神一叶之秋,已经不太在意身上曾被施加的重重光环。她的目标只有一个——胜利!

怎么可能为时已晚!

她还年轻,还有足够的时间去进步去完善自己,然而辗转数次才来到的轮回战队,是否能接受这样一个有着不少缺陷的新生代选手呢?

孙翔不知道,然而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放弃。

跌得一次比一次惨,走的一次比一次高。

他们都在怀疑她能否继续下去,能否肩负起属于她的责任。

而孙翔就是要让他们知道,就算面对再多的嘲讽挫折失败,她也不会就此沉沦,她会让那些人看着自己依旧骄傲的背影带着伤痛与成长,越走越远。

直至最高的荣耀。

【战队拟人】来成为学霸吧!(1)

*荣耀各战队拟人,私设一堆

*自娱自乐产物,如雷请叉

——————Are you ok?——————

荣耀联盟·大学部。

新学年开始的前几天通常是最忙碌的时候,有经验的老生们轻轻松松就解决了自己的私人问题然后集体晃悠着来到一楼大厅排队等待领取寝具。

“哎呀,终于找到了!原来就是这里!”

爽快明朗的陌生声音自大门处传来,聊天的玩手机的发呆的各人都下意识转过头去——因为种种原因,荣耀联盟各校区每年都很少有新人考入或者转来,因而面对每一位陌生人大家都不吝于施以关注。

而这次突兀闯进来的是一个短发乱翘、穿着简单T恤休闲裤、踩着帆布鞋背着双肩包的少年。备注,颜色十分混搭。

……穿的真是朴素啊。

荣耀大学第一脸、时尚之王轮回默默移开了视线。

“啊大家好,我是今年的新生兴欣。”

……真是接地气的名字。

常被人吐槽“名字太基佬”的蓝雨笑眯眯的想着。

“我来这里的目标是——成为荣耀联盟第一学霸!”

新来的小年轻露出个腼腆的微笑,兴致勃勃又自信十足的说道。

1.荣耀联盟

虽然听起来很厉害但其实它只是一个联合学校,囊括了从小学到研究生的提供一条龙升学服务的学校。

荣耀联盟在天朝是所挺谜的学校——哦当然不是指它这个奇怪的名字,因为它是个全网络化的学校,平时的学习考试乃至高考都实施无纸化网络化,导致众多家长忧心忡忡孩子送来了只会打游戏或者接触电脑太多成了千度近视半瞎子。

然而!荣耀联盟有两个让无数人都心动不已的招生秘诀!那就是——

奖 学 金。

你以为是几万块甚至几千块的奖学金吗?太天真了,荣耀联盟创立十余年能够生生不息越来越繁荣的原因就是因为它高的令人发指的奖学金。

只要你拿到了学年末的综合测评第一名,就会被授予一枚学霸戒指,并高达几百万的奖学金。

几!百!万!

怎么样,有没有很心动?

除去奖学金,凡是有能力考入荣耀联盟的学生,每年都会有视成绩而定的从几万到百万的资助。

啊,金钱,你这个罪恶的魔鬼。

其次便是明 星 化。

能考入荣耀联盟的学生都各有千秋,没有一技之长的人是没那个胆子敢报考的,导致了这所学校别人只能望其项背的高素质。

这样高素质的好学生,不拉出去做做广告怎么对得起自己是吧?

乖,都打扮打扮出去给荣耀联盟拉赞助吧,奖学金在看着你们呢。

2.嘉世

嘉世作为荣耀联盟建立初期便一举拿下了三年综合测评第一名俗称学霸的高材生,背后里被人赞叹过“他创造了一个王朝!”,一个真正的学霸才能有资格建立的王朝。

这个王朝正如它的校名一般,是种荣耀。

然而不知为何近几年他的成绩总在及格线徘徊,这让他的对手乃至低年级的学弟学妹们都产生了迷惑,不知原因出在哪里。

向来傲气的嘉世从不解释,只是沉默的学习、练习、考试,然后拿着不上不下的成绩,在被人询问时露出折服过许多人的骄傲笑容。

“我不会放弃的。”

我的王朝,我必将再现他的辉煌。

没有人知道嘉世其实是病了,他的心脏出了问题,让他无法安心的做他最想做的事情。

除了一个人,谁都不知道。

3.百花

作为少数民族的百花在荣耀联盟里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等等这不是指他的外表或者性格,虽然就这两者而言百花也是一朵奇葩。

百花养了两只喵,一只叫大花一只叫二花,这名字私下里被众人吐槽了无数次。

学校规定不得带宠物入校,百花在和冯校长带领下的校领导们斗智斗勇中千难万险的保住了他的两个宝贝,谁知道没过多久大花在一次事故中被压断了左爪,百花和二花哭着把大花送去了宠物医院。

然后大花消失了。

那段时间百花整个人都消沉了不少,歌不唱了舞不跳了小辫子也不扎了,天天红着眼圈发奋学习誓要拿到学霸称号给他家大花争光,用奖金去寻找离家出走的大花。

然后嘉世霸图微草蓝雨年年分别拿到了学霸戒指。

百花还没来得及心碎,就发现自家二花也出走了,它跑去了下铺的霸图那里,怎么都不愿意再回百花的怀抱。

“二花你为什么要走!!”

百花哭的撕心裂肺,霸图莫名其妙看他一眼,低下头继续给二花喂小鱼干。

——不知有没有后续的TBC

【孙翔中心/性转】成长史1

*孙翔单人性转注意

*ooc

孙翔到轮回的那一天正好是个艳阳天,太阳暴晒的人受不了基本全窝在了阴凉处。

没什么心思查S市天气的孙翔一下车原本不太好的心情就更不佳了,没有戴帽子因而被太阳光照射的差点睁不开眼,染成栗色的长发泼在身后让白色的背心湿了些许,她啧了一声把天蓝色外搭短衫的袖子挽上去了一点。

——好热。

穿着牛仔短裤和绑带坡跟凉鞋的孙翔不开心了。
她一不开心就迅速表现在脸上了,于是轮回队员们看见的就是一个臭着脸的新队员。

对孙翔出道来可以说是跌宕起伏的经历了解不少的队员们都以为她的不开心源自之前的失败,万万没想到只是简单的因为,天气太热。

江波涛作为轮回外交担当首先露出了亲切和善的微笑,对孙翔伸出了右手——伸手之前他仔细的想了想,虽然妹子是联盟稀有财富,但是同队友之间握握手没什么的吧?

“欢迎来到轮回。”

孙翔盯着那只手看了几秒,看的身旁的轮回经理心惊胆战担心她会不给面子直接走人,好在孙翔真没傲到那种地步,拖着她的行李箱走前两步握住了江波涛的手嗯了一声。

然后轮回的其他队员就发现,这新来的妹子好像和江波涛差不多高啊!

虽然孙翔一米七的身高在男生中不算很高,但架不住人家有天然优势——高跟鞋一穿,妥妥的可以俯视一票未成年小男孩。

吴启首先乐了,他戳戳杜明,露出了幸灾乐祸的微笑:“明啊,拉低全队身高值喽!”

碍着孙翔这个新队员在杜明没敢有大动作,黑着脸踹了吴启一脚用眼神暗示他你给我等着,吴启回了个你来呀的眼波,气的杜明牙痒痒。

本来身高垫底就够悲催了,现在居然连个妹子都差点比不过!心塞。

孙翔是完全不知道她给部分队友留下的第一印象是“大长腿”的,她在和江波涛握完手又一一和新队友们认识过后——都是一个圈的厉害人物,谁能不认识谁呢?无非就是走个过场罢了——看出孙翔兴致不太高的轮回第一情商江副队很贴心的缩短了寒暄时间,直接带着孙翔去了她的宿舍,一边走一边介绍。

“……我和队长的房间是正对面,就是这两间。隔一间是你的房间,你先看看有什么不满意的回头直接找工作人员,有事也可以来找我。”

江波涛说着推开了孙翔的房门,孙翔抬眼一看,单人床电脑桌衣柜小阳台独立卫浴都安排的挺好,干干净净清清爽爽。浅蓝色的窗帘被拉开,淡金色阳光铺洒在木质地板上看起来暖融融的。

除了没有人气外,一切都挺好的。

介绍完了似乎也没什么要交待的了,江波涛就让孙翔好好休息半天整理东西,对轮回的队伍运作熟悉后就可以加入训练了,然后便和其他人一起离开了。

从今天起,就要开始新的生活了。

孙翔微侧过脸看着一行人离去的背影觉得有些不真实,除了最开始的“欢迎”基本沉默了一路的周泽楷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回过头来,正好撞上孙翔怔怔的视线,于是他腼腆的笑了一下。

“加油。”

没头没脑的两个字,孙翔愣了愣却突然笑了起来。

她握起拳头对自己小声说道,加油。

——不知道有无后续的TBC

[带卡]PLAY

无脑纯肉,带土X仔身大卡。

投喂病友,病友你看到了拜托别理我……

雷雷雷注意!请别报警……




肉梗存放

面具土+仔土x仔卡。
非常丧失有病没逻辑的OOC脑洞,就是个雷雷的肉梗。
……想打的话请别打脸qwq

仔带卡两人去执行任务,途中遇到一个面具男(穿越的带总),两人被打晕劫持到山洞里。醒来时两人都被木遁捆绑着,面具男各种调戏带土刺激卡卡西,卡卡西提出让自己换带土。
于是面具男折断了卡卡西的胳膊,当着带土的面正面位强上了卡卡西(只让仔卡舔湿自己的手指做润滑,进入时出血)。上完一次后给卡卡西接好骨头然后逼着他给带土咬,带土觉得太对不起卡卡西拒绝,被面具男用直男思维刷女神各种曲解,给单箭头带土的卡卡西心口捅刀。
之后面具男让带土射在卡卡西嘴里然后按着卡卡西的头让两人接吻,带土已经当机卡卡西陷入强烈自我厌恶情绪中。
接着面具男逼迫卡卡西骑乘了带土(强迫两人全程对视),卡卡西一直在对带土道歉。
做完后面具男带走了卡卡西。

……请别打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