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雷阁

这里都是雷,自嗨用。
不要关注。

【王中心】轮回决(林方篇)

——王道长携爱徒拯救情侣大作战。本章林方。

1.
早晨七点钟,天光已亮之时王杰希睁开双眼,侧头瞄了瞄从绿色窗帘里透过的点点碎光,神色平静思索了几秒后起床。穿衣洗漱一套流程做的行云流水连时间都把握的分秒不差,七点十分他准时拉开了卧室的大门。
从卧室向东走七米眼角余光就能扫到高英杰忙碌的身影,专注于摆放早餐的少年听闻脚步声转头一笑,一声招呼为平常一天拉开序幕。
“早上好,老师。”
王杰希平淡应了一声坐到桌边,拿起面前的麻茸包吃了起来。高英杰坐在他的对面,秉持着食不言的规矩安安静静咬着他的糖火烧,不过今日他明显有些心神不宁,不时偷偷抬眼看向王杰希。
王杰希宛若毫无察觉般的解决完了早餐,抽过纸巾擦拭了嘴角之后才开口询问,“怎么了,英杰?”
“一周前的……老师打算什么时候解决?”高英杰问的有些犹豫,眼神无意识就偏转去了客厅的大理石窗台上,那里按照七星阵摆放着几盆植物,在阳光下似有光华流转一般,仿若拥有生命。
“是时候了。”王杰希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未做任何多余停留便又收了回来,“先陪我去买盆花吧。”

“林老师喜欢养花吗?”
林敬言坐在椅子上,手指摩擦着腕上的手表表情有点儿茫然。
作为一名大学讲师,他只有在有课时才会出现在学校里,虽然有办公室但却并不常待,难得出现一次就被人堵住了。原本以为是学生家长来办事,但那个表情冷淡的大小眼男人身后跟着的,怎么看都是个十五六岁的高中生才对。
抱着“也许是跳级的小天才”这样想法的林敬言,在亲切询问了对方是否需要帮助比如教务处怎么走结果得到了“我来找你”的答案后,就陷入了迷茫状态。
虽然确信没有见过对方,但谁知道他是不是从哪里打听到的自己呢?或许是真的有事来找自己帮忙吧。
老好人林敬言请人坐下并泡了杯茶给他后,准备认真倾听一下对方——这个大小眼自我介绍叫王杰希——的烦恼,尽管他不清楚一个无亲无故的文学系讲师能做些什么。
王杰希捧着冒着袅袅热气的绿茶一脸严肃(林敬言觉得他这样特别像大院老干部),高英杰抱着一盆未开的昙花坐在他身后一脸腼腆,眼里却含着几分期待。
林敬言扭头看了看自己办公桌上摆着的绿色植物觉得好像悟到了什么,他带着温和笑意开口,“只是听说花草有利于空气净化才偶尔养养,可惜水平不行养过的都枯死了。这几盆,”他指了指有些萎靡的盆栽略显无奈,“是学生送的,估计也养不久。”
他把王杰希当成推销植物的了。
王杰希倒是深觉赞同的点点头,一个连自己都养不好、天生少魂带着阴气的人怎么能养好植物呢?
“看得出来。林老师平日里身体也不太好吧?”
不太明白王杰希看出来什么的林敬言盯了他一眼,也没有否认,“小时候生了场大病,后来免疫力就下降了三天两头的生病。成年后倒是好了不少。”
虽然也没好到哪里去。
已经把王杰希的身份从“推销植物的”升级为“推销能治病的植物——也许是推销中草药的”的林敬言正琢磨着怎么拒绝对方,就见王杰希示意高英杰把那盆昙花放在了自己手边。
“强身健体,镇宅驱邪,居家必备。”王杰希正经严肃的开口。
“……”


夜风透过未关严实的窗户冷飕飕吹了进来,擦着头发的林敬言打了个寒颤走过去关窗。拉上窗帘后他一转身就看到了那盆昙花,摆在桌角安安静静乖乖巧巧的垂着花蕾。
怎么就听了那个神棍的把它给带回来了呢?
林敬言走过去俯身用手指碰了碰花瓣叹口气,回想起了白天王杰希正儿八经要让自己免费带回这盆花的场景。
实在是……太奇怪了。
无论是花,还是王杰希,甚至是莫名其妙答应了的自己,都隐隐透着些不对劲。
不过好在已经检查过了,花盆里没有窃听器没有毒药没有小广告没有符纸等各种危险物品,既然已经进了家门那就是缘分,好好养着吧——虽然差不多能预料到这花儿早衰的未来。
想的很开的林敬言吹干了头发后就上床睡觉了,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了球。
没办法,他从小就怕冷。

一室的黑暗寂静中,唯有角落的昙花在轻轻摇曳。

评论

热度(8)